您的位置:计世网 - 互联网

从新京报登苍井空广告事件看网络暴力

老爷子-2016.12.02 11:46 0条评论 互联网

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内,争论和谩骂永远不会缺席。就在昨日,国内知名媒体新京报刊登的一则广告迅速地成为了网络暴民们攻击和发泄的新题材。

 

在2016年11月30日新京报的C06版面上,刊登了国内知名酒店折扣预订平台“订房宝”的整版广告。广告内容简单明了,作为订房宝首席体验官的苍井空“急招助理一起工作”,并发微博配文“老师好!”。苍井空、急招助理、一起工作,这些无伤大雅的词汇却牵动了网络暴民们纤细得不能再纤细的神经,挑逗了他们敏感得不能再敏感的“道德G点”。一系列谩骂声讨席卷而来。细读这些评论,让人不禁产生国内网民都是律宗高僧、禁欲大师、道德卫士的错觉。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仁者见仁、淫者见淫。新京报作为商业媒体,依靠广告盈利无可厚非;订房宝作为合法企业,请心仪明星代言合情合理;苍井空作为公司员工,招个助理乃工作需要。一项完全正当的媒体宣传活动,却被带着有色眼镜、躲在屏幕后面的网络暴民们当作一件大逆不道、伤天害理的罪行来公审。这样的事情并非首例、新京报、订房宝、苍井空三方也不是首次受到网络暴力中伤的受害者。

广电总局剪掉一段激情戏,人们会抱怨“太保守”,而报纸只是刊出一名AV女优的名字,人们却又怒骂“太下流”。人性的矛盾与微妙,想想都会觉得可笑。

网络暴民肆意谩骂的核心论点很是滑稽——新京报是“正派”媒体,怎么能和AV女优一起同流合污,甚至还称呼对方为“老师”呢?

不知道持这种观点的网民究竟都是不经世事的脱俗之人,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伪善者。全中国的男人们,有几人没喊过一声“苍老师”?人人都能这么喊,新京报就不能喊?在我看来,新京报这声“老师好”,非但不是媒体的沉沦,反而是言论的进步。这样一则从设计到文案,毫无色情意味的正常广告,怎么就成为了网民口中有伤风化、毫无下限的卑劣行为?网民们,如果你们还有公理心的话,请打开自己的电脑硬盘,对苍老师说声抱歉。穿上裤子就骂人的事儿,咱不干。

AV女优千千万,来大陆捞金的也不在少数,唯有苍井空老师被大家半调侃的公认为“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这里面有玩笑,也有真话。作为曾经下海拍摄AV的苍井空老师,如今的很多社会行为都是值得称赞的。微博与粉丝亲切互动不说,勤练毛笔字以示对中华文化的热爱,玉树地震积极捐款、雅安地震更是号召日本友人一起祈福,国内的公益活动也是热情参与。这是什么样的品格?这是什么样的情操?可谓夕有白求恩,今有苍井空。

 

苍老师的确是因为AV影片而获得知名度,但她能如此受到大众的欢迎,更是因为自己的种种行为。古来名妓尚且有柳如是这般义伶,更何况时光早已溜到开明的21世纪。脱下衣服走红的苍老师,凭自己的努力,把尊严拾了起来。更何况,凭本事谋生,不违背法律又何罪之有呢?有人说:苍井空在预防中国性犯罪方面所做的贡献,超过一万名警察与老师。此话虽是调侃,但不无道理。

国内热爱动物的老主持人搞出个录音门之后,依旧是活跃在荧幕上的艺术家;代言P2P理财产品把百姓坑得倾家荡产的小明星们依旧是国民老公;贪污腐败锒铛入狱的国企高管们,都可以引发大众的恻隐之心。那么,为什么一位合法的女艺人要遭遇如此多的非议呢?近有支付宝一夜变成“支付鸨”的新鲜案例,远有众多直播平台露胸露大腿的营销劣迹,与之相比,订房宝此次的广告无疑规矩得多。

禅宗机锋云,幡不动,心动。大肆指责苍井空、新京报、订房宝的网络道德家们则是,广告不脏,心脏。对于看见筷子想起大腿、看见抹布念起丝袜的人来讲,一切广告都可能是有伤风化的。道德首先应当是自律的,当网络暴民们将许多污言秽语留在评论上之时,可曾想过自己的不得体与幼稚。

媒体为大众留下了公共空间进行讨论,参与者首先应当是理性的成年人,而非见到苍井空三个字就杯弓蛇影的网络巨婴。依照R.M 黑尔德理论,伦理从根本上是理性的。缺乏理性的善,极有可能沦落为集体无意识的狂热和更大规模的恶。在法制社会中,订房宝有依据自身公关策略选择代言人的权利,新京报也有着刊登合乎法律要求及行业标准广告的自由。真正或许处在违法边缘的,倒是那些从网路上下载影片从而了解到苍井空的网民们,毕竟盗版影片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收益。

国内的网络舆论的确很荒谬,网络暴民的人格也的确很撕裂。在新京报微博下大肆咒骂的道德标兵,很可能换下一个ID在草榴上变成了诚心求种的老司机。声讨新京报太露骨的“义士”,很可能就是咒骂广电总局太保守的“先锋”。正是因为互联网赋予每个人轻松切换身份的能力,才使得网络暴力、网络大字报屡见不鲜。在键盘上挥斥方裘是不需要代价的,在网络里标榜道德情操也是无需实践来证明的。

社会需要道德存在的原因在于,其可以保护每个人最大限度的自由不受侵犯。如果仅仅是在网路上打着“道德”的幌子,四处谩骂讨伐、上纲上线,才是一个社会道德沦丧的标志。抓着他人不着意衫的过往的暴民,不如回头看看自己暴戾的灵魂上还有几块布片。

应当向苍老师道歉,替订房宝喊冤,为新京报的真实点赞。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