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计世网 - 移动支付

央行揭秘 微信万余服务商“怼”了支付宝合作伙伴一年后……

老爷子-2017.04.28 19:22 0条评论 移动支付

 

3月16日,央行发布了《2016年支付报告》,其中有两个数字最亮眼:第一,POS机达2500万台,比2015年的2282万台仅增长了218万台。而2015年比2014年可是增长了688.60万台!

为什么POS机的增长会大幅放缓?这恐怕就与第二个数字有关。

第二个数字是,2016 年非银行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支付业务金额为99.27 万亿元,同比增长100.65%,比2015年的网络支付交易额49.48万亿元高了近一倍。

但线下移动支付业务总金额为157.55万亿元,比2015年的移动支付总额108.22万亿元多了49.33万亿元,同比增长45.59%。

其实,线下的移动支付早在2015年就超过了线上网络支付,到了2016年移动支付比线上的交易额多了58.28万亿——难怪,微信和支付宝如今在二维码上打得如火如荼,线下移动支付这个市场正处在一个起步上升期,市场更庞大,商机更诱人。

而2016年POS机增长放缓应该正是线上巨头携二维码线下扩张的结果——笔者发现现在已经不时兴部署银联POS机了,商家更喜欢用二维码立牌或者能扫二维码的小白盒来做移动支付。

散养和圈养

今天有空,从头啰嗦啰嗦。

话说互联网巨头们一直想渗入线下商户的“神经”——IT系统,最早是用团购,后来是叫号、外卖等等方式来跟线下商户们对接,但这些都是“外围”,多半是前端的系统对接,直到支付宝和微信开始介入最直接的交易环节,线下商户们才算“全盘”接受了网络公司们进入他们的“最后一公里”。

所以,在这线下的决战中,微信和支付宝都拼了。

 

去年4月,微信砸下了一个1亿元软妹币搞了“星火计划”来鼓励服务商为其拓展线下商户——就是到超市、商场、酒吧、咖啡店、饭馆等等有收银业务的场景去铺设立牌、二维码支付设备。支付宝相应推出“春雨计划”来扶持自己的“城市服务商”,跟微信服务商做的事差不多。

但这两家巨头的管理风格却是天上地下两个极端。

微信是只要简单注册就可以成为其服务商,几乎没有什么门槛。然后你就可以去替微信发展用户。产生的交易额中,微信会给服务商3%的返点作为佣金。微信的服务商可以自己选择区域和行业,微信不做限定,也不给KPI压力。此外,微信还会提供很多营销方面的技术接口能力做支持,比如用户在商户那支付之后可以关注商户的公众账号。

据微信支付服务商亚博松CEO柯岩透露,在其微收银平台上的商户数已有数万家之多,其铺设微信支付机具的速度也非常快,而且是免费赠送给商户。该公司通过微信支付的服务奖励来赚取用于购买小白盒的成本,如果在商业中心地段铺设的盒子,由于交易笔数非常高,所以两三个月就能收回成本。

支付宝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套路”:服务商要经过审核,审核后支付宝会给其划定区域(例如城市、片区),一个阿里小二会负责几个服务商,每个人都有KPI。

也对,这世界上的权利和义务必须都是对等的!微信的服务商虽然没有KPI,但是竞争相当激烈,经常会有一个商户有好几个微信支付服务商找上门来的情况。支付宝的呢,相对来说组织的更严密些。

据参加过去年支付宝双十二活动的服务商透露,支付宝口碑会从八月份就开始筹备活动的计划,对服务商进行持续的培训,管理,这在微信支付的生态里是不多见的。

在这样野蛮发展了两三年之后,在微信支付服务商平台上能看到的注册服务商应有1万多家,支付宝更是早就在全国建立了自己的城市服务商网络——当然两家的服务商中有些是重合的。他们的工作就是,为这两家巨头铺设支付场景,开通商户,除了为小微商户提供二维码立牌外,就是让商家都具备能扫二维码的机具——原来是扫码枪,现在则越来越多是一种小白盒。

 

(这种小白盒就是让用户自己拿手机调出二维码——自助“被扫”!)

鸟枪换炮:主扫还是被扫

姐记性不好,所以生活幸福的目标之一就是出门可以不带钱包不带钥匙,尽管现在不带钥匙出门还不能实现,但是不带钱包还是可以完整地回家滴,打车、吃饭、看电影等等,一切都可以靠手机支付了,身上好久没有现金。

但是,关于扫二维码支付来说,姐发现还是挺有讲究的,分为主动和被动两种形式。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过肯德基,他们的方式就是让消费者把手机二维码放在扫码的盒子上被扫。要知道,在这种形式下,顾客只需要出示付款码轻轻一扫,一秒完成支付,大大缩短了支付的时间,且收银员也不用再在POS机上做任何操作,提高了服务效率。

还有就是身边随处可见的小商户喜欢用的二维码立牌,用户可以用手机扫描商家的二维码。相对被扫,步骤要多一些,需要自己输入金额和密码,如果手机网络不好,可能会影响支付的效果。

北京庆丰包子铺那么多连锁店,现在还都没有扫二维码的“装备”,搞得笔者每次去买包子都需要扫店主个人的二维码,给他打钱。而店员并不知道老板是不是收到钱了,所以每次都会让我出示一下支付交易成功的页面。

要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姐再聪明大胆些,将以前付款后的界面截个图,下次再点一样的餐,拿上次的截图在店员面前晃晃,说不定就白吃了一顿包子——虽然也有被发现的风险,但店员忙起来顾不上细看的时候,确实还是有可能让我得逞的不是么?

而之前早就有新闻曝光过,有人把商户贴在收银台上的二维码换成了自己的二维码,结果顾客是真付了钱,然而店主却啥都没有收到,隔了好久才查出来,这也算是种新型盗窃了吧,不知道立法跟上移动支付的节奏没呢。

因此,对于收钱一方来说,还是扫用户的二维码最安全——或许这就是我大支付宝和我大微信推的都是主扫式设备的原因,以前是扫码枪,现在鸟枪换炮了,就是小白盒。

占领线下商户

没错,现在是微信和支付宝都在“占坑”的阶段,也是培养用户支付习惯的阶段——双方都是下了血本的。

被万达入股了的海鼎公司销售总监张家波透露,从该公司的数字及多年经验来说,人们对于支付工具还是有自己的心理划分规则的:例如微信就是小额付款,支付宝可能会在人们心中有个“金融”的形象,因此支付的额度也会高点,但是如果到了500元以上的价格,人们多半就会考虑一定要刷银行卡。

海鼎是中国第一梯队的ERP四强之一,主要覆盖商超便利店,有18万POS机部署。(看,其实万达也在部署线下支付哈)在其接入了微信和支付宝后,交易笔数已经达到相当惊人的数量了。

现在微信和支付宝就是变着法的让大家忘掉现金和刷卡。

这边支付宝搞一个双十二把大家都给吸引到线下去买东西,那边微信就搞一个8月8号无现金日活动,支付宝有随机立减,微信有鼓励金活动。

所以前面说过的POS机放缓局面出现的始作俑者就是微信和支付宝,他们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为了绕过银联在线下的护城河,一直在做自己的二维码支付基础设施建设。发动所有服务商和商户来铺设二维码立牌,扫码枪,二维码支付机具。

 

(西少爷使用意锐产品开启便捷支付)

2014年微信支付刚落地线下的时候,全国只有9个商户,2015年中期就有了15万,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更是快速地蹿升到了100万商户。但目前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可能也没人说得清,市场正在爆发式成长中。

作为微信和支付宝服务商的收钱吧CEO陈灏表示,目前的移动支付是一个跨行业的22万亿的市场,线下有大约4000万商家,软硬件服务商还是很有机会的。收钱吧平台上的商户日均交易笔数在2016年中达到100万笔,目前已经突破200万笔,今年会进一步的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服务商去快速开拓商户。

给微信、支付宝和很多服务商供应二维码支付小白盒的“意锐”公司,在这场支付战争中成了服务商的服务商,从2015年就开始为大量的服务商提供硬件服务。

当然,这也得益于他们在二维码行业15年的经验积累,利用一系列的自有专利和产品创新能在智能POS机价格昂贵的时候,率先把二维码识读产品从上千元的价格降到了几百元,为二维码支付机具的快速普及打下了基础。

在笔者看来,支付报告中提到的那2500万POS机,即便不会全部换成带有扫码功能的盒子,估计也还会在几年内被含有刷卡功能的盒子替换掉大部分——因为现在的时代不同了,用户成了倒逼行业发展的决定力量。

像笔者这样不爱带钱包的,你不能刷二维码我掉头就走换一家能刷的买不就行了?

 

(好利来使用意锐产品方便消费者完成支付)

笔者点评:

支付宝和微信在移动支付上的军备竞赛真的可以算是造福了消费者和商家。原来银行刷卡的手续费是百分之一点五,而如果用微信、支付宝的话,则几乎没有了什么负担。

二维码支付机具的价格大幅下降也为微信、支付宝快速进行线下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了条件。服务商为了获得商户,从而得到稳定返佣收入也愿意为机具买单,形成了与硬件厂商共赢的商业模式。

对于笔者来说,真心不希望微信和支付宝决出胜负,任何一方独霸市场对用户来说都是灾难的开始,因为一旦没有了竞争,也就没有了创新和平衡——而这个世界,需要平衡。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