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计世网 - 移动互联

小蓝单车CEO父亲现身:要钱没有 谁要钱给谁打工

(来源:新浪网,作者:辛苓、韩大鹏)

“欠大家的工资,我会想尽办法尽快解决”。

这是小蓝单车CEO李刚千余字的“忏悔”信中,为数不多的有效信息之一。

对于厂商欠款和用户押金问题,他却只字未提。

为何不提?

与小蓝单车合作、负责造车的供应商向新浪科技透露,小蓝单车共拖欠供应商与负责单车日常维护的运维商款项或高达2亿,涉及200余家厂商。拖欠数额最高的一家是做车锁的供应商,达1600多万;另一家做车架和组装的供应商被拖欠1300多万;一家做支架的供应商被拖欠600-800万;其他公司被拖欠款项数额为100万-400万不等。此外,小蓝还拖欠物业费达200余万。

今日,新浪科技独家获悉,李刚的父亲李文生来到北京,与数十家厂商谈判。当被问及款项如何还,厂商代表们告诉新浪科技,李文生的回复是:“没钱。谁要钱,我跟谁走,我去你厂里打工,我老婆到你厂里做饭。”

新浪科技记者在现场尝试与李文生沟通,李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李文生是何人?


  图注:天津路鼎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小蓝单车CEO李刚父亲李文生(左)

公开资料显示,小蓝单车是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城市共享单车产品。

李文生有着双重身份:他既是该公司的实际股东,占比95%,同时还是李刚的父亲。

厂商代表告诉新浪科技,为小蓝单车提供造车相关服务的供应商与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签合同,负责小蓝单车日常运营维护的运维公司则与北京野兽科技有限公司签合同。两家公司的实际负责人都是李刚。

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系统发现,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17日注册,注册资本为2808万,主营为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而李文生还是上海智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智朴科技主推一款名为“快按钮”的智能快捷键,李刚即是快按钮的CEO。

李刚消失,厂商追款无门  

图注:供应商发给李刚的短信


  图注:供应商发给李刚的短信

两个月来,小蓝单车濒临倒闭的消息在厂商中流传。

11月15日,有厂商来到小蓝单车望京总部,发现“人去楼空”。当晚,大批厂商从京城周边赶来索要债务,却被物业保安拒之门外。

“这家公司(小蓝单车)的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了”,厂商代表老刘告诉新浪科技,无论是CEO李刚,还是下属对接人员,全都“消失”了。

老刘曾与小蓝签署协议,他提供厢式货车拉运服务,帮助投放单车,每投放一辆车收费10元。自今年6月起,小蓝就出现过延期付款情况,“只能催款,对方也给,就是拖拖拉拉”,老刘说,近三个月,小蓝已拖欠他一百余万元,原定的结算日,他却只收到了5万多元,与实际欠款相差二十余倍。

另一位供应商代表李先生告诉新浪科技:“我通过各种方式想找到李刚,后来把小蓝单车的HR拦到公司了,他(李刚)’被迫出面’,第一次接电话了。(但)当时李刚没出面,李文生(李刚父亲)出面了,给我们开了一个电话会议,约今天见面。现在面见了,问题没解决。”

“我们最不忿的地方是,你现在出问题了,最起码出面谈一谈,现在连面都不露,在网上做公关博同情,维持形象。与其拿钱做公关,不如把钱给供应商对不对?到处发软文,没有点担当精神。

不但不说(解决方案),还把我们往他们背后的资本方黑洞引,说让我们找黑洞。这事跟黑洞有什么关系呢?黑洞只是他们背后的资本方而已,我们跟他们没半毛钱关系。”供应商老张气愤地说到。

现场还有很多运维厂商的工人在楼下。新浪科技从厂商处获悉,因小蓝单车拖欠款项,导致厂商资金出现问题,工人们的工资已拖欠2-3个月,每月工资标准为4000-5000元。

“我们看到网上说他(李刚)认错了,但是到现在也不和我们见一次面,他父亲现在替他顶雷。天津鹿鼎的法人现在是李文生。他一个老人,在公司是没有职位的,我们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你当初明知道融不到钱,为什么还在4、5月份的时候给我们下30万台车的大订单?”供应商老张对新浪科技说到。

另一位供应商庄先生则告诉新浪科技:“我们这边工人一直坚持做到10月份,也没说让停。”

“他宣布小蓝解散那天,我们白天还在做运维。”负责车辆日常运维的运维商贺先生一边说,一边狠劲捏自己手里的易拉罐空瓶。

拜客接手小蓝?

李刚在“忏悔”信称,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但拜客出行人员则表示,即便合作,也只负责线下车辆运营和维护,关于押金退款等其他费用类问题,需要联系原品牌公司。

供应商代表庄先生对新浪科技说:“拜客也没有人出面来和我们沟通。我们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信息,我们怀疑这家公司也是有问题的。”

此前,酷骑单车也宣布倒闭。拜客出行同样作为“接盘侠”,负责运营和维护。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