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计世网 - 云计算

广东2区、亚太2区开放,青云有怎样的野心?

1月10日,青云QingCloud 正式开放运营两个新可用区——广东2区(GD2)与亚太2区(AP2),新区的开放也使QingCloud公有云的全球版图得到进一步延伸,将进一步提升华南地区的基础设施规模与服务品质,并为国内企业业务出海提供助力。

青云公开资料显示,广东2区(GD2)包含两个五星级运营商数据中心,采用QingCloud “全模云”架构,提供多项全新产品服务,覆盖公有云、托管云、混合云等服务交付模式。亚太2区(AP2)是青云继亚太1区后在香港自主运营的第二个可用区,基于国际级 Tier 3+ 数据中心构建,提供高品质基础资源及国际连接出口,为国内企业出海及海外企业提供高效稳定的的云计算及网络通信服务。

青云自2012年4月成立以来,在2013年7月宣布公有云正式投入商用。截至目前,青云拥有自营数据中心12个,基本上完整覆盖了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也覆盖到亚太地区,服务于全球8.5万家企业级客户。

云计算是什么?云计算的本质是IT的下一代演化。未来会往哪里走?趋势非常明确,一定是深入企业级。青云创始人兼CEO黄允松做出上述表述。

青云一直是中国公有云市场有些“特立独行”的一家公司,不仅是因为连续9次下调资费、发布全模云架构,更是因为她的创始人黄允松特别“敢说”,不怕得罪友商。

2018年,青云公司开始进入正式投入公有云商用市场的第五年。青云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有哪些?

以下为黄允松演讲实录节选:

一、坚持做骨干网

2018年,我们公司开始进入第二个五年计划,开始变得商业化,在这一波浪潮里可以看的更清晰。2017年12月底我看到一个报道很有意思:“互联网”这三个字将变得一点都不矜贵,反而是创新的传统行业开始变得矜贵。当互联网成为一种普适性的工具时,互联网本身就不值钱了,互联网思维本身就变得不值钱了。什么是互联网思维?Online and Offline,只要你懂得使用互联网工具帮助你do business,你就是互联网。不在乎你是制造业还是电商,并不是说电商就是互联网企业,制造业就不是互联网企业。养猪场也可以是互联网企业,前提是你要懂得合理恰当地使用互联网工具和数据。

如何保证GDP的发展有质量,而不仅是有数量。我们要从粗放式发展变成追求高质量的发展,很重要的是提高科技含量和理性决策因素,这需要靠更加具有普适性的IT和CT工具。

所以,我去年年中开始讲ICT Operation as a Services,将ICT运营作为一种服务,这是我们公司一个很明确的定位。为什么我们会投资三年多时间在骨干网建设上?因为这件事难做、不赚钱、辛苦、技术含量高,当然由我们来做,但是这件事对这个社会是重要的。当所有传统行业接触网络时,网络将变成一种商业工具,这时一个互联互通、高度廉价、高度可靠的纯动态BGP呈现的骨干网变得非常关键,因为它就是高铁线路。

二、PaaS/SaaS平台化

青云从2015年开始投资PaaS的开发,我们做的PaaS跟别人有什么区别?我们的PaaS有两个阶段的使命,第一阶段是消弥中间件所带来的技术挑战,我们称为Technical PaaS。通过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努力,第一阶段基本得以告终。2017年,我们全身心投入大量的精力在Industry PaaS,也就是带有行业属性的PaaS。

2017年3月份,我们推出第二个版本的AppCenter,尽我们的努力让各行各业的解决方案予以平台化、复用化。为了打破行业之间的信息和数据壁垒,实现统一管理,需要把行业功能平台化、抽象化,说白了就是把它IT化。我们自己做不了,所以我们推出了合作伙伴计划,包含我们的API、商业方案和框架,就是AppCenter。2015年5月,我们推出了1.0版本,但不是特别成功,太技术、太复杂。于是我们痛定思痛,2017年3月份推出2.0版本,效果还可以。我们在2018年会有进一步的投资,使得它进一步往前发展。

从发展的角度看待技术的演化,我们要找到技术的演化是为了解决商业问题还是技术自然的演化。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是永恒的,尤其是科技行业。为什么它的方向不对?因为它试图用一套技术解决所有问题,这种技术在世界上不存在,我们人类也不需要它。2017年,预计全球IT总支出是3.6万亿美金,美国占了最大的比例,大概40%。这些巨头IT公司占多少比例?百分之几。因此这个市场非常大。

从发展的角度看商业能否成功,首先是你的技术能否有一定市场适用面。举例说明,2017年下半年我们开源了一个项目OpenPitrix,将会在明年6-9月份之间,正式发表在GitHub上。OpenPitrix的定位是什么?在传统IT框架下,legacy应用程序得到充分的尊重,比如Cloud Foundry;此外,新型的IT框架下,比如Google主导的K8S项目。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非常清晰的非黑即白的架构,没有100%传统应用程序架构;也没有100%微服务化、100%离散的架构。这是我们OpenPitrix的定位——通过一套应用程序管理框架,我可以100%完美地兼顾传统和新型架构。这是我们从2014年底一直努力过来,AppCenter经过两代演化,并且从中提取形成开源框架——OpenPitrix。我们把它拿出来放在GitHub上回馈整个社会,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这是我这个人的性格,只要不会倒闭,我就会把所有东西都开源。

为什么我们要投资Industry PaaS,Industry PaaS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之为SaaS的平台化。SaaS的平台化并不是大家所说的企业级服务。2015年红透全中国的企业服务为什么没做起来?因为没有抓准SaaS和SaaS平台的区别在哪里,等着看我们2018年下半年推出的新产品(平台)。SaaS和SaaS平台完全不一样,前者适合美国,后者适合中国。

我们如何看待未来向上迁移?每个人都说IaaS的时代已经结束。没错,IaaS的时代是结束了,但是无论卖什么东西,最终消费的依然是Resource。掌控基础设施非常关键,很多人说要做轻资产公司。我没钱,但我做重资产。

三、百分百投入区块链技术

很多人问我,如何看待区块链?我们会百分百投入它,但是我们投入区块链是从技术的角度,而不是从金融的角度。

说两个数字,美国前10家网站(Web和Mobile)占据全美流量超过70%,中国前10家网站占据全中国流量超过80%。意味着Web精神的死亡。当年Tim爵士创建Web就是为了创建一个分布式信息世界,因为这个伟大的理念,他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爵位。实际上这件事彻底失败了,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所有的流量在资本的手上。Web,这场伟大的人类实验是失败的。在Web领域进行创业和创造,最终目的是为了形成流量黑洞,只能进去,不能出来。早年间,Google做搜索引擎时是为了让你立刻离开Google,包括百度、雅虎,为了让你立刻离开它们。现在不一样了。

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是全新的网络。如何呈现一个高度离散的网络,我认为有几点非常重要,我们会始终不渝的坚持。一是数据所有权,它一定属于每一个人,谁是数据的创造者,谁就拥有Data,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我们会用技术使它落地,不会流于语言表达。我们会充分尊重这一点,我们所有的平台性软件都会确保这一点;二是无时无刻不在的发布和无时无刻不在的接收。2018年和2019年我们会继续加大对骨干网的投入,不仅会加大中央节点的投入,还会加大叶子节点的投入。

SaaS平台化我们会来做,我们会在这一层引入自动化的方式,使得信息的发布和提交更加自动化,同时整个网络的调度会变得更加有质量。与此同时,我们会消耗越来越少的能源,不需要万事万物都走中心交换节点进行交换。这里的调度算法会非常复杂,这么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才让我感兴趣,才会有成就感。

四、做云时代的“IOE”

青云在2018年开始的五年计划里,我们基础设施的目标只有一个——“扩大”。大家看到我们第9次的资费下调,最高74% off,你是不是以为我写错了,我没写错,74% off是真的,这不是我的终点,我们会继续下调资费。我在2013年和2014年说过,我最终的目的是使得资源几乎免费,我说到做到。

在开发方向上,我们最近推出三个很有意思的产品,一是物理主机服务(Bare Metal Service),二是RadonDB,三是NeonSAN。我怕大家看不懂,所以用文科生的思维给大家解释一下。Bare Metal约等于IBM,RadonDB约等于Oracle,NeonSAN约等于EMC,三款产品约等于IOE。我在朋友圈说了一句话:所谓的去IOE不是派PR砸场就行了,要云端再建IOE。我们对这三款产品的投资是极其长期、认真和严肃的。当我们调度的所有资源成为一套体系时,才能说我们打造了一个One Computer and One System。2007年有一个有名的预言家写了一本书《Search》,里面预言说50年后地球上只有5台电脑,一台叫Google,另一台叫亚马逊,剩下三台未定,意思是会形成巨大的Computer System,这是我们在打造的非常重要的One Computer System with Storage and network,现在已经有了基本的雏形,2018年逐步扩大。

关于平台开发,我们要偏离资源层,补足了NeonSAN、RadonDB和Bare Metal Service后,加上原来的Virtualization、Container、Middleware as a Service,我们在平台层、资源层没有太多缺失。我们现在的缺失在哪里?通过OpenPitrix/AppCenter以及合作伙伴计划,完善我们对于带有行业属性的PaaS层和SaaS平台的开发。这是我们2018年开始的重头戏,我们今年开始会投重金在这方面的研发工作,我们会招募超过100名工程师。希望通过2018-2019年的开发,在2019年到2020年之交时形成一个非常有战斗力的新平台。

五、坚持国际化

最后一点,跟“亚太”二字有关,为什么要国际化?传统IT产品时代,一定是在某个地区市场卖什么样的货,带有国情;在新时代绝对不是这样的,新时代一定是彼此之间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竞争。2014年,我们投资建设位于香港的亚太1区。2018年开始,我们会继续拓展国际市场。我们的第一步是距离中国最近的东南亚市场,这是一带一路的第一站,跟他们一起成长。我认为全球有三大黄金市场,包括中国大陆市场、印度市场和东南亚市场,都在10亿级别的人口。印度有12亿,中国大陆14亿,东南亚将近10亿。

2018年大家会明确看到我们对海外的投资,基本围绕东南亚和印度展开。我们会先投东南亚,甚至在东南亚筹建自己大型的数据中心,这都是有可能的。希望亚太2区的开放,能够带给大家一些落地的海外拓展的机会。再次强调,我们去海外不仅做中国公司去海外发展的生意,更主要的是做当地企业的生意,这有本质区别。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