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ICO收割炒币者,交易所收割ICO,谁才是韭菜?
作者:佚名 | 来源:钛媒体
2018-03-19
ICO跑路的消息,开始呈刷屏趋势。 最近两周,媒体曝光的疑似跑路事件,就多达5起,这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并未浮出水面。 跑路潮来得猝不及防,但背后也有其必然性。

 

ICO跑路的消息,开始呈刷屏趋势。

最近两周,媒体曝光的疑似跑路事件,就多达5起,这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并未浮出水面。

跑路潮来得猝不及防,但背后也有其必然性。

一边是,繁重的产业链剥削,已让正常ICO项目都不堪重负。

“实际上,现在ICO项目方,才是韭菜,被产业链一刀刀割肉,只剩下残骸。”一项目的创始人称,最少要花一个亿,才有可能上交易所。

而另一边,骗子们变得简单粗暴,背后形成一条流水线产业链,只需十多万,就可包装一个ICO。

这条产业链开始变得极度繁荣,“3天就批量生产了10个项目。”参与者透露。

这个修罗场,已沦为收割者们的游戏:骗子ICO收割炒币者;而交易所和产业链,收割ICO项目…

01归零游戏

最近,ICO跑路事件开始集中爆发。

据媒体报道,RFR项目的带头人"李诗琴",疑似卷走了13个项目的1.5万个ETH后消失。

随后,名为DSP的ICO项目,也被曝出团队疑似跑路。

前两日,名为“超级明星”MXCC项目,因项目方失联,币价更是一夜归零。

“6个星期时间,卷走人民币50亿元”,目前已登记受害人339人。

“所有的投资人群,都骚动了。他们才惊醒,真的会有项目,亏到一无所有。”币圈资深人士陈倩和称。

他们在群里恐慌地寻找自己的项目方,询问是否一切正常。

“再来一两个归零,行业就全散了。”陈倩和称,行业信心,已跌落低谷。

“不如我们成立一家媒体,叫归零财经,专门写跑路的项目。”一位媒体人称。

实际上,最近跑路或失联的项目,不胜枚举,媒体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如果不是朋友将周萍拉进了维权群,她还在傻乎乎地等待着“比特龙”新网站的上线。

几个月前,她在各个微信群里,获知一个名为“比特龙”的项目,自称是国家监管沙盒的区块链项目,宣传极为高调。

其后,投资者“无极”却发现了很多端倪。

“我曾经在投资群发言,提出疑点质疑他们,但很快就被踢了出来。”无极就去百度贴吧发帖。

他甚至发现,项目的创始人都是造假的,“盗用了真格基金合伙人的照片”。

炒币者陷入冲动迷雾中,这点理智的声音,细如蚊声。

炒币者在私募环节,认购完份额之后,各大QQ投资圈被突然解散,其后再无比特龙的消息。

此时,大家才幡然悔悟。

“涉及金额至少8000万,我们尝试过报案,但数字货币的案件,确实很难立案。”周萍称。

因为监管部门尚未认定其价值,所以很难对案件定性。

目前已有7个维权群,涉及人数3000多人。但大家知道希望渺茫,维权的热情也不高。

“维权群纪律松散,行动不一。”周萍颇为失望。

而这其中的大部分炒币者,根本无暇顾及维权,就开始投入一个新的ICO炒币狂潮中。

“我所在的一个维权群,已成了群主推广新的ICO项目的战场。”周萍称。

这大概才是最讽刺的结局。

02谁是韭菜?

多位行业人士预判,接下来几个月,ICO跑路潮将集中爆发。

这其中除了纯骗子项目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ICO开始成为大鳄游戏,小玩家已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了。

去年,一个ICO项目上线,圈钱极为容易,而现在,任何ICO项目上线,都要被层层盘剥,最后只剩下残渣。

一个明星项目的创始人罗叶称,他的项目比较靠谱,但刚开始,一直拿不到币圈的资金和支持,推进项目极为缓慢。

币圈是一个壁垒很深的圈子。

外围的人想进入,就必须有一个领路人,“不然,没人带你玩。”

罗叶不得不找到一个币圈“掮客”,带他入场。

“他开口要了5%的代币,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罗叶一咬牙,同意了。

一个割肉游戏,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罗叶又需要“站台人”了。

“币圈都有自己的精神领袖,只有领袖振臂一呼,炒币人才看你的项目。”罗叶再付出了10%的代币,邀请币圈大佬站台。

“这几乎成了江湖规矩。”罗叶只能被动接受,但他万万想不到,真正剥皮抽筋的环节,才刚刚开始。

目前币圈的3大交易所,是OKCoin、火币和币安。

除了OKCoin不收“上币费”,其他两个都会收取不菲的费用。

费用有多高?

“早先,上币费是100个比特币。”罗叶称。

但最近,这两个交易所玩家似乎还嫌不够,搞出了一个投票上币的玩法,谁的票多,谁就可以上币。

投票可不是免费的,需要消耗交易所自己出的“币”。

比如,火币网出的HT币,现在市价差不多是一个10块钱,每投一票,就需要消耗0.1个HT,也就是1块钱。

实际上,光靠炒币人的那点投票,远远不够。

“只能自己去刷票,要想上交易所,至少需要准备3000万以上的资金去刷票,才有可能争取到上币的机会。”罗叶称。

排行榜上的项目,都是千万级票数

这和百度的竞价排名如出一辙,辟出一块斗兽场,放进玩家为之厮杀搏斗,凶猛者才可争王夺冠。

目前,罗叶为了争取到上币资格,只得将私募筹到的钱全部拿出来,但是,还远远不够。

他只能去找项目的投资机构和大佬们筹钱,“只能借,等上线后,币价涨了,赚了钱再还回去。”

可是,现在的项目90%都破发,真的能赚回来吗?

罗叶心理也没底,感觉自己上了一个极度凶险的赌博游戏,不成功,便成仁。

游戏还远远没有结束。

项目上线之后,还需要“流动性管理”。

什么是流动性管理?

实际上,每日ICO项目的交易量是极少的,“可能一天只有数万元的交易流动”,如果没有流动性,自然无法吸引投资人进场。

一般项目方会准备几千万的资金,交给交易所。

然后,交易所会用一种自动交易的“机器人”,进行自买自卖,让币价在小范围内浮动,保证流动性。

以此,制造了人群汹涌,争抢项目的假象。

“交易所的这项服务,也不是免费了,每月还要收取1000万的维护费。”罗叶说。

所以圈内才有一句话:ICO收割韭菜,交易所收割ICO。

这还没完。接下来,还有“市值管理”。

你只有保持市场的知名度和热度,才会有炒币者不停入场。

因此,各路花式的区块链媒体,还要来分一杯羹。

“报价一个比特币一篇文章,还要送一堆的代币。”罗叶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媒体来威胁,不给钱就写黑稿。

接着,各路公关公司也会上场,策划活动,制造影响力,社群维护,都要花钱。

“市值管理,每个月还会损耗数百万。”罗叶称。

如此,不妨来算一笔账。

前后期项目的维护,需要30%左右的代币和资金,上交易所,还需要3000万到上亿的资金。

一个正常ICO项目的上线,就要面对如此的层层盘剥。

试问,这其中,还有多少钱是流入正常项目的开发和落地?

如今,上交易所的ICO,已沦为大鳄们的游戏,必须背靠大山,资金雄厚。

“如此下去,会让一些项目不堪重负,逼良为娼。”罗叶称,就算是初心好的项目,也会走向跑路的绝路……

03流水生产

整个ICO圈,正在出现两级分化。

上不了交易所的项目太多,他们开始采取纯骗的方式收割市场。

这些骗子项目依附着一条完整的流水产业链,批量生产,繁盛无比。

“99%的项目,就是来纯骗的。”监管层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周泉称,他们对其早已定性。

“我们也并非不管,而是在寻找证据和方式。”周泉称,现在币圈很多人已出海,“肉身在外,调查和取证都很难”。

但是,也不是毫无办法。

“我们发现一条产业链,正在批量生产假的ICO项目,顺着这条产业链,就能牵出一堆项目。”周泉称。

而麻世博,就是这条流水线的深度参与者,他曾经3天时间,批量生产了10个项目,并推向市场,“都还挺成功”。

“白皮书,都是流水线生产的。”麻世博称,有专业的人代写白皮书,价格是500到3000元不等。

这项代写白皮书的生意,已开始在某宝上公开销售。

“我们已代写过几十份白皮书了,好几个都募到钱了。”店主星哥称。

“团队,你可以提供一些照片,没有的话,我们就从图库里找出几张老外的照片,安上一个硅谷或者一流大学教授的头衔。”星哥说,包装国外大佬比较容易,投资人很难核实身份。

至于项目,你只需要说一个大概思路,“我们就能包装得特别高大上,但现在投资人没那么好忽悠,所以我们得真懂区块链,项目也得符合逻辑,至于落不落地,这就不需考虑了。”星哥称。

也就是说,只要你能提供一个想法,他们就能变成一个光鲜亮丽的白皮书。

一个34页的PPT,撰写费用只需要3000元。

有了白皮书,还需要一个区块链的官网。

而这些,也有专业的人搭建并出售。

开发者钱源称:“你可以随意指定任何ICO项目的网站,全部可以仿”。

一个官网,除了页面外,底层还需要“钱包”“区块链浏览器”“众筹技术”等一系列代码。

“只要1万块,三天就能搞定”,钱源称,先付一半,试用加维护3个月后,再付剩下一半。

而最近三个月,钱源已帮12个ICO项目上线了官网,“目前运行非常顺畅”。

白皮书、官网搞定之后,麻世博就会帮助项目找源代码。

“我这里也有一个源代码库,各种项目的代码都可出售,价格是5万到10万不等。”麻世博称。

只需要找到和自己项目相似的源代码,“稍加修改,就可以开始使用。”麻世博称。

如此,一个鲜活的项目就已成型。

一般,ICO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私募,筹集一些投资机构或者炒币人的钱;

第二个阶段,才是上交易所,进入二级市场交易。

“这些批量生产的ICO项目,压根就不想上交易所,他们会私募结束后,就直接跑路。”麻世博称,这些项目现在大部分都已完成私募,准备随时抽身。

大多行业人士称,跑路潮的集体爆发,几乎是难以回避的结局。

这个信号极度危险,对于行业是一个致命打击。

如此,这条繁重的产业链,要经历怎样的革新和重塑,才能步入正轨?

陷入污名化的ICO,何时才能从泥潭中走出,重归价值?

来源:钛媒体

责任编辑:杨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