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研究】北京最严监管政策出台,网贷行业怎么办?

近日,北京监管部门向各网贷平台下发了一份名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下称《整改要求》)的文件,全文共计8大项 148条。被业内视为迄今为止各地方政府出台的监管措施里最为严厉的一次。

1. 北京网贷业发展现状

相对其他省市来看,北京网贷业呈现平台数量高、贷款余额高、综合收益率高的特点。

从运营平台数量来看,截至2016年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排名前三位的是广东、北京、上海,数量分别为473家、461家、331家,三地占全国总平台数量的51.67%。

从贷款余额来看,北京、上海、广东三个地区的贷款余额排名全国前三位。2016年底的贷款余额分别为3003.29亿元、1900.48亿元、1535.56亿元,三个地区占全国贷款余额的比例为78.89%。

从综合收益率来看,2017年2月北京市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9.8%,全国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9.51%,北京市网贷综合收益率高于全国网贷综合收益率29个基点。

2. 最受关注的三大禁令

北京市此次出台的整改要求有以下三大禁令最受关注:

1)不能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承诺保本保息,涵盖设立风险保证金、准备金、备付金等提供担保等形式。

存在风险准备金的平台不合规。此条禁令从字面理解,基本算是禁设风险准备金。但若平台设立了类似风险准备金的专款账户,但并非作为担保使用且不以此做宣传,如质保服务专款,是否可行仍有待界定。

2)不得自行发售理财等金融产品募集资金,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

自发理财产品或者代销理财产品的平台不合规。此条禁令表明,当前不少北京地区平台网页存在理财字样,需要清除,但换成“投资”等其他字样也存在操作空间;另外,预期收益率变换成往期收益率、历史收益率应当也可行。

3)平台不得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

存在债权转让和资产包类项目的平台不合规。此条禁令基本可以宣告北京平台P2N模式(个人对多家贷款机构的网络借贷交易模式)被封杀。

3. 对网贷行业的影响

1)加速网贷行业洗牌

整改要求对《暂行办法》尤其是“十三禁”做了详尽的解读,对于类似类证券化、债权打包、发售理财产品募集资金等市场存在认知争议的条款进行了明确,更具有可执行性。但按照《整改要求》,北京地区目前主流的很多业务模式都不再合规,小贷、典当、保理、金交所资产都不能做,对平台有很大影响,至少涉及到一半以上平台。这将使北京地区网贷行业加速洗牌,甚至会有不少平台直接退出网贷行业。

2)行业面临可持续发展难题

《整改要求》对网贷平台近年来在资产端、产品模式方面的很多创新都予以了否定,在中短期内可能会对行业带来较大的整改压力,中长期看,行业则面临如何在合规的框架下可持续发展的难题。

3)网贷平台业务模式简单纯洁化

整体看,监管的这些规定使得网络借贷平台必须回归简单纯洁的信息中介业务,自行开发借款资产,帮助借款人和出借人点对点的借贷。

北京整改要求的出台,一方面加速平台洗牌进程,另一方面在限额的基础上,进一步收缩合规资产,对成交量和平台运营造成较大冲击。对未出台备案细则的地区(比如深圳)有着深远影响。

4. 网贷平台应对举措

1) 平台搬迁至政策宽松地区

由于政策松紧程度不同,北京地区的平台可能会考虑搬到厦门、广东等政策较宽松的地区运营(这同时是互联网的优势和监管的复杂性)。

2) 业务转型

在最严监管之下,北京地区平台应加快资产端往现金贷、分期、车贷等个贷及小微企业贷业务转型。【研究员Y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