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研究】熊彼特测试准则显示特斯拉和亚马逊泡沫最大

美国高科技产业是否正身处泡沫之中?现代创新理论提出者熊彼特设计了三个测试来帮助判断公司的健康状况:现金流水平是否就成熟度估值有区别,以及企业雄心的重叠度。依据熊皮特提出的测试准则显示,科技公司的估值正在起沫,但还没有构成虚高。其中,特斯拉和亚马逊的泡沫最大,两家公司90%以上的估值都要在2020年后才会实现。

 

1. 从现金流测试来看

在过去一年,最大的150家科技公司在扣除资本支出后现金流达3500亿美元之巨,比同期在日本上市的所有非金融公司的总现金流还高。

2. 从是否就成熟度估值有区别来看

衡量投资者是否明智地对各类科技公司做区别性估值的一个办法是计算这些公司的股票久期,即其市场估值有多少能于近期实现,多少要依靠在未来发掘的价值。熊彼特计算了全球最大的十家科技公司及三大后起科技公司的数据,将其市值分为三部分:已经以留存净现金的形式实现的价值、未来四年预期收益的现值、2020年后实现的价值。三星和苹果的增长不大,但风险低:其价值中超过40%为现金和近期利润。而特斯拉等最独特而有活力的公司90%的估值要在2020年后才会实现。这些公司很可能撑不到那个时候。好消息是,投资者给出最大胆估值的那群小公司确实增长迅猛。

3. 从企业雄心的重叠度来看

存在泡沫时,各家公司的说辞并不合理。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网络服务供应商的市场份额目标加起来远超100%。在次贷危机中,每家银行都说自己已把风险转移到其他银行身上。在这方面科技行业的可指摘之处较少。虽然情况尚未失控,但确有虚浮之象。尽管这些科技公司的估值开始下降,仍有太多私有科技公司估值过高。业界记录显示,科技公司一旦遭遇衰退,只消两年左右,其销售额便会蒸发四分之一或更多。

测试显示,亚马逊作为估值最乐观的公司之一,其当前价值的92%需依赖2020年后实现的利润。外部投资者的风险很大,其中约三分之一的估值是基于其盈利部门——AWS云计算服务平台。而该公司横跨电子商务、影视、物流领域的其余部门尽管销售额巨大,却盈利甚微。【研究员Y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