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中国制造该如何应对新一轮竞争?
作者:佚名 | 来源:CEIC
2019-01-23
近年来亚洲邻近国家(非发达国家)竞争力的提升,成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背后的另一推手,而制造业企业的研发创新能力,将成为应对长时间内可能持续的亚洲竞争性出口国带来的挑战的方式。

 

近年来亚洲邻近国家(非发达国家)竞争力的提升,成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背后的另一推手,而制造业企业的研发创新能力,将成为应对长时间内可能持续的亚洲竞争性出口国带来的挑战的方式。

亚洲出口竞争格局整体趋稳,越南马来西亚异军突起。加工贸易在我国贸易方式中占据重要比重,构成我国出口的重要特征之一。与我国出口结构较为相似、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出口竞争国,主要集中在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等之中。2015年之后其出口占我国的比重上行幅度达到1.9-2.5个百分点,显著高于其他亚洲国家,显示出其强劲的出口竞争力。

贬值是否越马两国出口高增的原因?并非如此。对于新兴市场出口高增的经济体,大家第一直觉往往是:该新兴货币是否刚刚经历大幅贬值,从而对出口形成促进?而从16年以来越南、马来西亚的汇率表现来看,可以说是相当稳健,贬值并非促进两国出口的主要原因。

马国机电产品竞争力再度提升,越南工业化加速。与其他主要出口国相比,马来西亚机电产品的出口增速16年以来亦持续走高,显示其机电产品出口竞争力近年来有所提升,这一点或对我国相关产品形成一定竞争压力。越南则呈现出一种工业化、机械化加速的普遍特征。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占比快速提升,电话、手机及其零件、计算机电子产品及其零件、以及机器设备工具和仪器三大类出口占比分别提升1.6、2.4和1.7个百分点,占出口额的比重由33.1%大幅上升至38.8%。

我国政策手段应聚焦提升制造业企业的创新研发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发展,促进进一步的制造业产业升级,以应对更长时间内可能持续的亚洲竞争性出口国带来的挑战。

马来西亚、越南出口竞争力持续提升,或与我国持续展开竞争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我国出口中长期竞争优势是否会逐渐弱化,而逐渐转移至其他出口竞争国?我们对中国主要出口竞争国的出口情况进行分析。

1、亚洲出口竞争格局整体趋稳,越南马来西亚异军突起

加工贸易在我国贸易方式中占据重要比重,构成我国出口的重要特征之一。“加工贸易”是指企业进口全部或部分原辅材料、零部件、元器件、包装物料,经过加工或者装配后,将制成品复出口的经营活动。90年代以来,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不断细化深化的大背景下,我国凭借基础设施、土地和劳动力成本、劳动力技术水平等比较优势,迅速形成了以加工贸易为主的贸易特征。2001年我国加入WTO前后,我国加工贸易占全部出口中的比重,一度高达55%。

与我国出口结构较为相似、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出口竞争国,主要集中在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等之中。亚洲各国中,除已经是发达经济体的日本之外,韩国是传统的加工贸易大国;新加坡一度以电子产品加工贸易显著促进了80-90年代自身经济增长;而近年来,印度、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国家,由于同样具备与我国过去出口高增长时期类似的部分经济结构特征,因而正在部分相关加工贸易产业方面,逐渐形成与我国的竞争关系。在亚洲主要国家中,出口规模达到我国5%以上的新兴市场国家主要是韩国(17Q4-18Q1出口规模占我国的24.1%,口径下同)、新加坡(16.5%)、印度(13.0%)、泰国(10.2%)、马来西亚(10.1%)、越南(9.6%)和印尼(7.3%)8个国家。

我们基于竞争国出口占我国出口规模的比例,对亚洲各国出口竞争力进行一个简要的对比。数据显示,15年之后,亚洲各国出口竞争格局总体趋于稳定,而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异军突起,显示出更强的出口竞争力。我们的研究关注亚洲主要出口国相对我国的出口竞争力变化。

1)由于我国直至2015年均处于出口高速增长时期,在全球出口中的占比直至2015年均不断提升,因此这段时间内可以说全球各主要出口国相对我国的竞争力均有所弱化,在亚洲国家中表现为普遍的出口规模占我国出口的比重的不同程度的下滑。

2)而15年之后,人民币相对美元的单边升值过程结束,出现两轮贬值,从而以美元计价,我国出口规模相对其他主要出口国出现小幅回落,在我们构建的指标中表现为多数亚洲国家出口规模相对我国的占比出现了1个百分点左右的回升。

3)而在这一过程中,越南、马来西亚异军突起,2015年之后其出口占我国的比重上行幅度达到1.9-2.5个百分点,显著高于其他亚洲国家,显示出其强劲的出口竞争力。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越南人均GDP低于中国,而马来西亚则人均GDP较长时间内均高于我国,因此出口的高增并不能简单从后发优势和成本优势的方面进行解释。我们倾向于观察其出口产品结构和汇率两大因素的变化。

从各国近年来出口同比增速中,亦同样显示越南、马来西亚是连续增速最快的两个国家。18年受全球贸易环境有所恶化的影响,韩国、印尼、泰国等国家的出口增速普遍较17年有所回落。其中,18年1-9月美元计价累计出口增速来看,韩国、印度、泰国、印尼分别较去年同期下滑13.8、2.9、1.2和7.9个百分点。新加坡、马来西亚出口增速显著上行,分别为15.2%和19.4%,而越南尽管相对17年的较高增速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在相对较高水平(13.5%)。

2、贬值是否越马两国出口高增的原因?并非如此

对于新兴市场出口高增的经济体,大家第一直觉往往是:该新兴货币是否刚刚经历大幅贬值,从而对出口形成促进?而从16年以来越南、马来西亚的汇率表现来看,可以说是相当稳健,贬值并非促进两国出口的主要原因。16年至18年,马来西亚林吉特有效汇率、相对美元分别小幅升值1.8%和2.6%,三年间波动范围大致在上下5%之内,整体稳健。越南盾对美元汇率趋势性稳中小幅贬值,3年累计贬值幅度亦仅3.9%左右。而相比之下,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更大,3年来人民币相对美元累计贬值6.3%,人民币有效汇率贬值8.8%。综合来看,正如人民币汇率在较长时期内并非促进我国出口的最主要原因,越南、马来西亚近3年的出口高增, 亦难以认为是贬值的促进作用。

那么,是什么促进了两国的出口?我们进一步对两国的出口结构进行分析。

3、马国机电产品竞争力再度提升,越南工业化加速

马来西亚机电产品、矿产品等出口增速18年以来维持较高水平。从出口产品结构看,马来西亚出口中,机电产品占比接近一半,石油等矿产品亦占16%左右。18年以来,马来西亚出口高增,出口占比前5大类的产品,增速均达到13%以上;其中占比最大的机电产品,前3季度累计增速高达19.6%;矿产品累计增速亦达到13.1%。

与其他主要出口国相比,马来西亚机电产品的出口增速16年以来亦持续走高,显示其机电产品出口竞争力近年来有所提升,这一点或对我国相关产品形成一定竞争压力。同时,我国机电产品出口增速近年来亦低于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这一现象一定程度上显示,作为我国出口龙头产品的机电产品类别,未来需进一步增加投资和研发投入,进一步提升生产效率,才能有效抵御周边亚洲国家的出口冲击。

越南则呈现出一种工业化、机械化加速的普遍特征。对一个出口高速增长的经济体而言,我们可以认为,出口占比持续提升的产品品类,实际上勾勒出这个经济体出口高速增长的主要动力。对比2015年和2018年越南的出口产品结构,我们发现两大主要特征:1)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占比快速提升,电话、手机及其零件、计算机电子产品及其零件、以及机器设备工具和仪器三大类出口占比分别提升1.6、2.4和1.7个百分点,占出口额的比重由33.1%大幅上升至38.8%。2)纺织品和服装、鞋类两大类商品尽管均出现于前五大类出口商品中,但占比分别下降1.5和0.8个百分点。两大特征综合显示,越南出口产品正在呈现较为全面的工业化、机械化电气化升级特征,或将在未来对我国出口形成更为明显的替代和竞争效应。

4、小结:亚洲近邻竞争力有所提升,我国制造业需进一步创新升级应对挑战

简要总结我们的分析:15年以后,我国出口竞争力持续提升的阶段结束,亚洲国家出口竞争格局相对趋于稳定。受人民币15年以后震荡贬值的换算效应影响,亚洲各主要出口国出口规模与我国出口之比普遍上行1个百分点左右(美元计价)。而其中马来西亚和越南两国,出口增速进一步高于其他亚洲国家,显示出较强的出口竞争力。其中马来西亚出口高增主要源于机电产品的竞争力提升、以及前期的油价高涨等因素;而越南的出口高增则主要由手机、计算机及其零件、以及机器设备等所驱动,呈现出全面的工业化、机械化加速特征。对于亚洲近邻的竞争力提升,我国应给予充分重视,政策手段应聚焦提升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创新研发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发展,促进进一步的制造业产业升级,以应对更长时间内可能持续的亚洲竞争性出口国带来的挑战。

责任编辑:焦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