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工业互联网小子 成长的烦恼
作者:佚名 | 来源:cechina
2019-01-24
2018年12月17日,GE这个陷入困境的集团,对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数据分析公司Uptake Technologies提起了诉讼,称Uptake通过“无情的计划挖走”自己的高管和商业机密。

 

曾几何时的UpTake成为工业互联网的新贵。然而,最近却是麻烦不断。

Uptake的新麻烦

2018年12月17日,GE这个陷入困境的集团,对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数据分析公司Uptake Technologies提起了诉讼,称Uptake通过“无情的计划挖走”自己的高管和商业机密。这一诉讼发生在GE宣布计划将数字部门独立出去的几天之后。

看起来,GE终于有时间腾出手来,处理这些门口的小野蛮人。

Uptake公司是Groupon联合创始人Brad Keywell在2014年7月建立,专注于分析重型机械数据。截止到去年11月,其估值达到23亿美元,在芝加哥的科技领域受到吹捧。

很早就感受到了GE的伤口,Uptake从2017年7月开始,就多次找到GE,试图与GE Digital达成商业交易。正如此次GE在诉讼中所描述的, “从可能的合资企业到潜在的资产出售,尽管Uptake具体提议在变化,但其通过正当或不正当手段获取GE Digital知识产权、客户和员工的欲望是很明确的。” 

随着每一次GE都拒绝了它的提议, Uptake开始“挖走”来自GE的高管,雇用至少13名员工,其中许多人是高级管理人员。2018年2月份被任命为Uptake总裁的Ganesh Bell便是最重要的高管。还有Uptake的首席财务官Kelly McGinnis,以及Alex Paulson,Jay Allardyce,Ravi Marwaha和Scott Bolick。

图1:来自GE的班底

GE早在2011年就开始收集和分析工业设备的数据,最终成立了GE Digital的独立业务部门,进行这项工作。然而,近年来,通用电气一直在寻求重组。第三季度亏损了228亿美元,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辞退了之前的首席执行官,并面临联邦会计调查等挑战。

而现在,GE不得不起诉Uptake“无情的计划挖走”自己的高管及商业机密,这些员工“将不可避免地泄露GE的商业秘密”,即使他们目前还没有。GE认为,Uptake要么试图通过不公平竞争削弱GE,要么迫使GE接受其提议的商业交易,或是在市场上取代GE。

UpTake的风光

收购APT,扩大服务领域

2018年4月, Uptake以未公开的金额收购总部位于Albuquerque,控制大量工业数据的公司——Asset Performance Technologies(APT)。该交易将结合Uptake的预测分析软件和机器学习能力,以及APT全球最大的工业设备故障原因资料库,提升Uptake在数字化发电厂、油井和工厂的竞争力。

APT的Asset Strategy Library资料库开发了20多年,能透过辨识设备何时发生故障,协助客户防止代价高昂的停机和维修。Uptake的机器学习技术会随着消化更多数据而变得更智能,而APT的资料库包含成千上万关于设备故障原因的历史经验教训。

Ganesh Bell表示,透过将两者配对,Uptake能更快、更有信心地发现潜在问题。Uptake将保留APT在Albuquerque的员工,并计划通过扩编团队来扩大资料库。

APT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协助核电厂更好地运转。该公司已收集关于发电、采矿、炼钢和其它行业近800件设备的信息,并已编制约5.5万个可确定设备何时会故障的状况。

ARC Advisory Group研究总监Mike Guilfoyle表示,不少大数据公司正在努力处理从这些行业客户收集的信息的规模和复杂性。若没有错误代码,就无法真正做到人们想要的预测性维护。而APT能供应这些错误代码,收购APT能让Uptake更值得工厂经理信赖。

General Electric(GE)等公司目前使用APT的资料库,并向其设备的买家出售预测分析服务。Uptake和APT将继续为其客户提供各自的预测分析平台,但打算将两者集成。

拿到美国军方订单

2018年6月,Uptake与美国陆军签订了一份100万美元的重要合同,美国陆军将测试该公司的预测分析软件以监控布拉德利装甲车辆。陆军部署Uptake的资产绩效管理应用程序来预测组件故障,降低计划外维护的频率,并提高维修操作的生产率。

布拉德利是维和和战斗任务中使用最广泛的军事平台之一,今天有数千人在运作。利用Uptake的AI软件将为战术指挥官提供有关其战斗车辆健康状况的最可靠和准确的信息。这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态势感知能力,使他们能够做出最佳的战略决策。

许多工业车辆和机器具有类似于布拉德利的柴油内燃机和部件。由于人工智能通过更多数据学习并变得更聪明,陆军将获得更好的见解,因为Uptake在八个工业领域的工作以及超过12亿小时的运营数据。

“我们希望看看是否可以利用Uptake的一些机器学习算法来发现设备故障,”布拉德利舰队陆军产品经理Chris Conley说。 “如果Uptake可以做到,那陆军就可将其扩展到整个布拉德利舰队以及其他战车车队。

抱紧大客户——与罗罗合作

2018年12月6日,著名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公司宣布与Uptake合作,希望利用Uptake公司的预测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来提高发动机可靠性,并增加发动机的服役寿命。

据媒体报道,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司被迫处理影响部分遄达发动机的叶片问题,导致波音和空客的飞机交付延期。波音和空客公司分别使用了遄达发动机为旗下的波音787梦想客机和空客A330neo宽体客机提供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Uptake公司的AI技术并不是要解决发动机的设计和制造问题,而是要追踪发动机在用户方面的使用问题。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多年来一直将数据分析作为该公司的航空发动机售后维修品牌TotalCare产品的一部分,而Uptake公司的AI软件有望进一步延长发动机寿命,并缩短停机时间。

“通过工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我们可以延长发动机的正常运行时间,帮助客户延长其关键资产的寿命和价值。“2016年遄达1000发动机曾发生了生产故障,而遄达7000发动机的问题也在今年曝光。

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目前正处于首席执行官沃伦-伊斯特(Warren East)的大规模改革之中,伊斯特正试图扭转罗罗公司面临的财务困局,重新复苏代表着英国高新技术的工业制造体,而近期遄达发动机出现的问题正在让挑战变得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Uptake公司也迫切希望展示其在工业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帮助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实施“数据科学优先data-science-first”的方法,以优化遄达发动机的性能。

Uptake公司的投资组合和行业高级副总裁Nick Farrant表示:“鉴于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拥有大量数据资产,让该工业企业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优势。选择像罗尔斯-罗伊斯这样的数字化公司,不断提高客户追求卓越的标准,并帮助他们将数据投入使用时,结果是无可争辩的。”

“酷供应商”

在Gartner的2018年10月“物联网人工智能应用中的酷供应商Cool Vendors in AI Applications for IoT”的报告中,Uptake被公认为酷供应商。

该报告承认,“针对物联网的新兴人工智能应用正在提高运营效率,改善客户参与度并创造新的收入来源”,并表示,“企业架构和技术创新领导者应利用新一批创新型创业公司来应对这一不断增长的市场份额。”

在报告中,Hung说:“过去几年,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已经从整个技术供应链中获得了过多的兴趣。从半导体供应商到云服务提供商,技术供应商正在进行投资并获得回报。“

Uptake有助于工业企业跨越多个行业--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制造业、运输等,将数据转化为洞察力。该公司应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将这些企业已有的大量机器数据转化为有价值的结果,如增加正常运行时间、可靠性和输出。Uptake独立于任何OEM,因此无论制造商如何,都可以生成对资产的预测和建议。

CEO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企业家奖全国总奖 

Uptake Technologies的首席执行官Brad Keywell被安华永道,评为2018年度全国企业家奖全国总奖。 30多年来这个“年度企业家奖”一直用来表彰卓越和成功的领导者,Keywell因其在创新、技术和大数据方面破坏传统行业和商业模式的成功以及利用其业务成功实现社会效益而获得此奖项。

UpTake在安华的分类中,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而获得此荣誉。他甚至创建了一个uptake.org的民间非盈利组织,利用数学分析能力做一些公益的事情。

成长的烦恼

为Uptake带来诉讼麻烦的,除了挖人之外,还有其明晃晃地落井下石的举动。

去年年中,在GE聘请一家投资银行对其数字资产进行评估的时候,Uptake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GE客户的网页。上面有Uptake总裁Ganesh Bell的视频,呼吁企业客户转向Uptake。“最近有消息称,通用电气正在出售其数字业务并将其与工业业务区分开来,我们了解这给您的公司带来的风险,”Uptake的登陆页面显示。 “虽然如GE之类的领先硬件OEM厂商,提供了对待战略方向,但需要采用不同的方法来保护既有投资并加速数字化之旅。”除此之外,还包括凌厉的市场攻势:Uptake为企业提供免费的一年订购物联网软件。

这简直是赤裸裸地打劫了。难怪隐忍的GE,终于出手反击。

图2:Uptake总裁呼吁企业客户转向

这不是一个成长中的小伙子唯一的烦恼。

UpTake的光环,正在褪去。2017年11月,工程机械领头羊卡特彼勒公司结束了对Upatke的投资,尽管仍然作为它的一个客户。卡特彼勒早期曾经投资并获得了Uptake的少数股权,并一直使用该创业公司的技术从其机器中收集数据。

结束与卡特彼勒的原始合作伙伴关系,对于Uptake是一个巨大的创伤。而与波音等客户的其他试点项目,也并没有按预期出现。

一个月后,芝加哥私募股权公司Valor Equity Partners也结束了投资,该公司向Uptake投入了3500万美元。虽然Uptake资金充足,但它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

成立三年多来,直到2017年年底,员工数一度高达800人。2018年1月,Uptake宣布解雇51名员工,员工数量开始出现波动。今年6月份,降至员工700人,截至11月中旬,雇佣员工550人。

小记

作为创始人的Keywell在一份声明中说,Uptake将“大力”保护自己免受诉讼,这个诉讼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全球的客户和前GE的员工都选择了Uptake,因为它具有卓越的技术和视野,”Uptake讽刺GE,“将诉讼作为其竞争的最后一根稻草,以使得公众注意力从其过时的技术转移开来”。

工业互联网正在成为一个群雄逐鹿的平原。英雄不问出处,巨象与小野蛮人的竞争,将会持续。而工业互联网最大的资产,其实不是收据,而是站在数据堆里的人。

责任编辑:焦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