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Facebook又面临新一指控:刻意掩盖剑桥分析事件
作者:佚名 | 来源:猎云网
2019-03-18
美国联邦检查官在调查中发现,在剑桥分析公司滥用用户数据一事上,Facebook高管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但是他们刻意掩盖了公司之间的关系。

 

在Facebook剑桥泄露用户隐私风波爆发一年后,它又即将面临新的爆炸性问题。美国联邦检查官在调查中发现,在剑桥分析公司滥用用户数据一事上,Facebook高管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但是他们刻意掩盖了公司之间的关系。

2016年夏天,Facebook董事会成员、扎克伯格的密友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曾与剑桥分析公司会面,当时剑桥分析刚刚开始为特朗普竞选造势。后来Christopher Wylie化身检举人,披露了该用户泄露事件的内情。

Facebook方面一再拒绝透露一个关键时间点,就是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高管到底是在何时知道剑桥分析公司获取到了数百万用户的数据,且未经用户同意就向他们投放相应的政治信息。但据某硅谷内部人士的消息,作为董事会成员,安德森两年前就在他的办公室参与了一场Christopher Wylie出席的会议。安德森是风险资本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创始人,也是硅谷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

这一周可能是Facebook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周。在这一周内,刑事调查和越来越多的高管离职消息不断传出,当周的周五还爆发了枪击事件,一名枪手杀害了在新西兰祈祷的49人,这个大屠杀的视频在Facebook上疯狂传播,Facebook和谷歌都未能阻止这些血腥视频的传播,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该视频得到了数十万的观看量。

而《观察家报》对Facebook的揭露,则为又这一年的丑闻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直指董事会层面的问题,到底董事会是否是提前知道了该数据滥用行为,且试图为其遮掩。

与Wylie和安德森一起参加了那次会议的人声称,那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为了了解剑桥分析公司正在对Facebook的数据做些什么,以及技术专家如何能够“修复”这个过程。我们目前还并不清楚Andreesen Horowitz的具体职责,以及当时到底有谁参加了会议,但对于Facebook而言,这次丑闻的揭露十分尴尬,上周美国检查官正在对其是否已掩盖其行径的参与程度展开刑事调查。

Facebook方面声称,在《卫报》和《纽约时报》的周五报道之前,它并不知道剑桥分析公司在滥用了Facebook的用户数据,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的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这一说法的真实性。Facebook发言人告诉纽约时报:“我们正在积极配合调查工作。”

Andreessen是硅谷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也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2016年期间,Facebook表示正在调查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滥用行为,而Christopher Wylie则应邀参加了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的会议。

加拿大年轻数据科学家Wylie在一年前继续曝光该丑闻,并且透露了剑桥分析公司是如何与剑桥大学学者Aleksandr Kogan合作,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从他们那里收集到了Facebook数据,形成他们的性格画像,并向他们投放精准的政治信息。

一位了解Andreessen Horowitz会议的硅谷技术专家说:“媒体报道了剑桥分析利用数据一事后,Facebook很担忧,所以开会讨论,想尽可能深入地了解漏洞,找到解决方案。Wylie是数据科学家,正因如此才会邀请他参加,Facebook需要他的专业知识。在会上,Facebook问了许多问题,包括剑桥分析与俄罗斯的关系。”

据了解,一个Facebook的内部工作组成立,Wylie就是其中一员,去年3月,《观察家报》揭露内幕,Wyli成为检举人,之后安德森就与Wyli分道扬镳,在此之前,二人还保持联系。

参加会议的内幕人士说:“奇怪的是,Facebook并没有采取后续行动,Facebook想通过逆向工程找到解决方案,但这个Facebook安全团队后来却不了了之了。”

在媒体文章发表后,安德森发表了以下声明:“号称我曾经发起或参与有Christopher Wylie在内的会面的消息完全就是假的。我生命中从未见过Wylie。在2016年大选之后,一位共同的同事通过电子邮件建议我与Wylie会面,但并未发生。后来,在2018年初,Wylie在Twitter上与我联系并要求见面,我也拒绝了。”

该公司补充说,它在办公室记录里面并没有任何会面记录。

一位发言人说:“Facebook并不知道Kogan/GSR(Kogan的商业全球科学研究)的数据传输到了剑桥分析公司。直到2015年12月,当Facebook了解到Kogan违反Facebook的数据使用政策时,我们接着就采取了行动。”

另一方面,针对Facebook说Kogan向公司隐瞒了数据使用用途这一说法,Kogan在周五告诉《纽约时报》,他打算起诉Facebook的这种诽谤。Facebook发言人称该诉讼简直就是“无谓的”。

这次虚假新闻调查的主席Damian Collins表示:“Facebook拒绝透露哪些高管具体在何时,知道些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对外解释过,数据是否被破坏了或者流向了哪里。

“去年在报道发生后,它就表示正在启动内部调查,了解有哪些开发者可以访问数据,包括像Palantir这样的公司。但它却从未对外公开过,人们很难不怀疑它为何如此回避。”

David Carroll是一名美国教授,他曾向法院追讨剑桥分析公司案件的信息,他说在这个案件中,明确是谁,在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至关重要。他说:“为什么Facebook的回应如此不清不楚?我们都知道Facebook在《卫报》首次报道之前实际上是聘请了Kogan的商业伙伴Joseph Chancellor。扎克伯格在宣誓后给国会的答案是让人怀疑的,一年过去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些基本事实的相关信息。”

David Carroll与剑桥分析公司的持久战明天就到了关键时刻,他将在高级法院与剑桥分析公司的管理者对峙,以抵制这些公司的清盘。Carroll担心管理者们隐瞒了他们与Emerdata(公司的继任者)关系的真实性质,已达到清盘公司的真正目的。Carroll说:“他们已尽其所能地避免向我提供数据,这和Facebook正在做的一样。他们似乎迫切希望阻止事实浮出水面。”

Carroll的律师Ravi Naik因为他在案件方面的工作而获得了律师协会年度人权律师奖,他说明天将是争夺剑桥分析所掌握的数据真相的重要时刻。

“Facebook试图通过回避性回应来迂回前进,而剑桥分析公司试图通过破产来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有一个用于政治目标的完全有害的数据沼泽存在,但我们仍然不知道数据的来源和使用方式,我们仍然完全处于黑暗中,接下来将是试图找到答案的尝试。”

责任编辑:焦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