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全球最大反亚马逊联盟成立 索罗斯欲狙击贝索斯
作者:佚名 | 来源:腾讯证券
2019-11-29
亚马逊在自己最初的20年里蓬勃发展,几乎没有听到太大的反对声音,也没有那么严格的审查。但一个新组建的联盟和公布的一份报告清楚地表明,这样的亚马逊时代已经结束了。

 

11月28日讯,亚马逊在自己最初的20年里蓬勃发展,几乎没有听到太大的反对声音,也没有那么严格的审查。但一个新组建的联盟和公布的一份报告清楚地表明,这样的亚马逊时代已经结束了。

这个名为“Athena”的联盟由三十多个草根组织组成,关注问题包括数字监控、反垄断和仓库工作条件等,目标是鼓励和统一业内对亚马逊的抵制力量。

一份来自非营利性研究组织“经济圆桌会议”(Economic Roundtable)的报告深入探讨了一个此前一直未被探究的话题,那就是亚马逊给自己仓库所在地的社区带来了什么损失。

这个问题的简单回答是:很多。

虽然Athena的出现和这份报告是一个巧合,但它们通过努力理解并最终影响亚马逊对现代生活几乎方方面面的推动而联系在了一起。这份报告的标题直截了当,就是“太大而无法治理”(Too Big to Govern)。因为这家互联网集团在整个夏天雇佣了9.7万名员工,这几乎是谷歌的全部员工总数。

索罗斯参与其中

“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的汤姆·佩里洛(Tom Perriello)表示:“这是一家以政府规模在运作的公司,它有着难以置信的影响力,但谁能决定它的未来和方向?”由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创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为Athena提供了一些种子资金,后者目前正在筹集1500万美元,以支付其头三年的运营费用。

去年,亚马逊像Facebook、苹果和谷歌一样,吸引了华盛顿监管机构、州总检察长和至少几名政界人士的注意。所有这些公司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一个技术平台什么时候会变得太大、太强大,以至于最终会伤害到社会?

在亚马逊的案例中,情况尤其复杂。该公司的目标很久以前就已经超越了在线零售,涵盖了新鲜食品杂货、物联网、邻里监控、管道和承包等专业服务、医疗保健、政府采购、互联网基础设施和好莱坞娱乐等,几乎涵盖了每个领域。

去年秋天,这家零售商被迫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支付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今年2月,在批评者反对亚马逊和批准该交易的政界人士后,该公司最终放弃了在纽约建立新总部的计划。本月,亚马逊试图将更倾向于公司立场的议员“安插”进总部所在地西雅图市议会时,在选民中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影响巨大

应该说,该公司面临的这些挫折可以归因于许多因素,但其中之一是劳工和移民组织的影响,现在这些团体中的一些已经在Athena的号召下加入了后者。

Athena总监达尼娅·拉金德拉(Dania Rajendra)说:“我们正在学习是什么让亚马逊退缩,并希望尽可能多地复制这种情况。”

未来,Athena将在纽约运行,但真正的工作将在大多数成员组织所在的地区完成。这些机构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的非营利组织Awood Center,它组织了来自东非的亚马逊员工,总部位于芝加哥的Warehouse Workers for Justice以及马萨诸塞州的“为未来而战”(Fight For The Future),这是一个专注于数字问题的组织。

“为未来而战”和其他组织采取了另一项举措,呼吁国会调查亚马逊的监控产品,包括智能门铃Ring和Rekognition面部跟踪软件。这些组织说,上述产品威胁到了“我们的隐私和公民自由,特别是在有色人种社区”。

位于奥克兰的Athena联盟组织成员劳伦·雅各布斯(Lauren Jacobs)表示,针对亚马逊的上述努力并非易事,后者今年的销售额预计将达到2380亿美元,并在全球拥有75万名员工。

“这是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大卫利用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并把它发展成了一个取胜策略。我们正在利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旗下各个组织成员的声音、我们的集体知识和经验、对Big Tech周围经济的深刻理解,以及我们让这家公司转变行为的经验,来试图建立一个更人性化的经济社会。”

“这是草根民主,里面没有钱,只有人。”华盛顿智库和专注于反垄断问题的Athena联盟成员“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巴里·林恩(Barry Lynn)表示。

开放社会基金会的佩列洛则表示,为数字时代“升级”抗议活动是一个有趣的挑战。

“Athena”这个名字通常与民主、自由和智慧联系在一起,但这对联盟成员来说还有另一个好处。

“我们不想以亚马逊的名义,比如反对亚马逊或其他什么(来命名),因为我们战略的一部分就是为经济如何运行提供更好的愿景。我们是有所追求,而不仅仅是一味地反对。”美国非营利性组织地方“自立协会”(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ILSR)的斯泰西·米切尔(Stacy Mitchell)说道。

另一个联盟成员“仓库工人资源中心”(Warehouse Worker Resource Center)的谢海亚尔·考斯吉(Sheheryar Kaoosji)表示,Athena并没有计划抵制亚马逊,而是对试图影响它,包括它的员工和顾客更感兴趣。

“美国有一半的家庭都有亚马逊Prime账户,这给了他们巨大的权力来改变公司。”考斯吉说道,他所在的“仓库工人资源中心”致力于改善有时被称为“货物流动部门”的工作条件。

“经济圆桌会议”报道显示,亚马逊员工和客户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该报告计算出,南加州略多于一半的亚马逊仓库工人居住在不合标准的住房中,而亚马逊每支出1美元的工资就可以得到24美分的公共补贴。

“每天,轮船、卡车、火车和飞机将大约2.15万辆柴油卡车大小的货物运送到四县地区的21个亚马逊仓库。而据统计,亚马逊卡车去年因为为噪音、道路磨损、事故和有害排放等就创造了相当于6.42亿美元的‘未补偿公共成本’。”报告写道。

补贴小能手

另外,这份报告还显示了拥有近9000亿美元市值的亚马逊在从加州和当地社区获得资金补贴方面是多么的“老道”,其中包括“加州电影委员会”(California Film Commission)提供的2500万美元用于六部作品的补贴,以及“加州商业和经济发展办公室”(California Office Of Busines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为程序员在尔湾地区建造一座办公楼提供的120万美元补助。

对此,报告提出的建议包括:亚马逊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20美元,要求其物流分包商也这么做、在仓库提供托儿服务,并在物流社区建设经济适用住房。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亚马逊是时候成熟了,并以自己的方式支付费用。这意味着,将其全部成本支付给所在社区和创造利润的工人群体。”该报告的合著者丹尼尔·弗拉明(Daniel Flaming)最后说道。

责任编辑:周星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