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世网

一汽攒了一个互联网大局,背后是转型的焦虑
作者:洪华 | 来源:搜狐
2018-04-23
造车已经不再是一座孤岛,所以开放的徐留平,正带着一汽集团四处出击,攒起了一个规格相当高的互联网大局。

 

造车已经不再是一座孤岛,所以开放的徐留平,正带着一汽集团四处出击,攒起了一个规格相当高的互联网大局。

4月20日,一个让人有些意外的消息传出,一汽集团与新造车企业拜腾牵手,完成B轮投资合作协议签署。而根据36氪的报道,一汽此前曾对一家较为知名的互联网造车企业有过深度接触,但最终一汽选择了拜腾。

说到知名的互联网造车企业,目前不外乎乐视、蔚来、小鹏、威马这几家,而乐视基本已经出局,在另外几家中,与一汽发生过关联的,只有去年底,前一汽技术研发院副院长刘明辉加盟小鹏汽车出任副总裁的消息,莫非一汽此前深度接触的就是小鹏?

不过,一汽与拜腾的联姻,的确算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组合,似乎也间接透露出了一些一汽在转型过程中的焦虑。

四处出击

事实上,在这次与拜腾的战略合作之前,一汽集团已经在四处出击,对外宣布了多个战略合作项目。

首先是2017年的7月份,一汽正式与百度签订合作,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加入Apollo生态,双方将就“互联网+汽车”合作模式展开进一步探索。这次合作的核心聚焦于车联网方面,包括自动驾驶、智能网联和智慧交通领域的解决方案。

今年1月7日晚,一汽轿车连发三篇公告,宣布入局摩拜的共享汽车业务,以增资方式,持有贵安新区摩拜10%的股权。此时距离摩拜联合新特电动汽车成立的贵安新区摩拜成立的时间不到30天,这家公司摩拜为大股东,占股75%。而一汽轿车的入局,也正是嗅到了共享汽车这块市场的未来机会。

接着在4月10日和4月15日,间隔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徐留平两次亲自站台,前一次是一汽与华为签约,后一次则是一汽与腾讯签约。这两次签约的伙伴都可谓是互联网领域的巨头企业,而从签约传递出来的信息看,似乎也都围绕车联网生态领域与智能网联开发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在与腾讯和华为的合作信息里,都指向了为红旗产品赋能,联合研发L3/L4级面向量产的自动驾驶功能的红旗,归根结底,为了让红旗更智能、更互联。

其实回看2017年一汽选择与百度合作时,一汽深度参与百度Apollo计划,而且是百度自动驾驶首个整车合作伙伴,也是为了让红旗尽快实现自动驾驶。

按照一汽的规划,红旗将在2019年推出L3级别自动驾驶的量产车,2020年推出L4自动驾驶级别量产车,2025年实现L5级自动驾驶。找了这么多合作伙伴共同开发自动驾驶,但现在,站在自动驾驶红旗身后的男人,从李彦宏变成了马化腾。

一汽的变革焦虑

其实汽车业经过一个世纪漫长的缓慢发展周期后,终于进入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技术革新阶段,全球汽车业开始加速进入智能网联汽车时代。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一汽紧跟步伐,这也并不奇怪。

而且自从去年8月,徐留平正式接掌一汽以来,有关一汽的新闻就从未间断过。经过多年的发展不振,一汽集团几乎已经成为东北国企之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所以徐留平的到来,是希望继续发挥其铁腕风格,重振一汽的雄风。

虽然徐留平大刀阔斧地对一汽动刀改革,但在转型道路上,和竞争对手相比其实一汽已经被抛在了身后。

譬如在自动驾驶方面,上汽和长安已经处于抢占制高点的争夺战中了。今年3月,重庆市发布了关于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管理实施细则,这是继北京、上海之后,关于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政策落地的第三个城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企业热情投入,地方政府自然也不遗余力地推动测试。

而且,上汽通过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斑马互联网汽车智能系统,也已经成为了成为了互联网造车行业的标杆,并以此为卖点,源源不断地转化成了销量。

所以对于已经落后的一汽来说,四处出击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来尽快弥补自身互联网造车的弱项,不失为化解焦虑的一个办法。

然而这次一汽选择投资拜腾,对于拜腾的好处显而易见。到目前为止,拜腾的主要高管基本以老外为主,包括CEO毕福康和总裁戴雷,所以业内人士认为,这次拜腾选择牵手一汽,是为了学习“与中国人打交道”。不过讲真,新造车企业最缺的就是钱,金主来了,还解决了生产资质问题,拜腾会拒绝吗?不存在的。

那么一汽为何会选择拜腾呢?这也是近期以来一汽接二连三的联姻项目中,第一次选择了一家新造车企业。其实想想此前的多次合作焦点,大概也能猜到一二,终究是为了一汽的魂——红旗罢了。

拜腾几位高管此前都来自宝马,对于造一辆豪华车有着相当深厚的认识和积淀。而且在红旗急迫的电动化、智能化的转型升级道路上,找一家新造车势力来合作,对于激活思路和产生协同效应,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为了复兴红旗,一汽已经集结了一个高规格的朋友圈,红旗如果再不翻身,将来也可以不必再提“复兴”这两个字了。

责任编辑:赵新竹